來不及説再見 生命定格在值守凌晨……青島一位英雄交警生命的最後72小時

2021-10-08 06:21 大眾報業·半島網閲讀 (16478)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劉鑫 劉玉凡 尹彥鑫 孫桂東 劉文

  從10月1日到10月3日,李湧連續奮戰在國慶執勤一線。在犧牲前夜,他還在與戰友溝通修改自制的轄區高速公路地圖;在不幸犧牲時,距他與戰友交班還有不到6小時。在生命的最後72小時,李湧連續堅守在工作崗位上,帶着對工作、對生活、對親人、對戰友的摯愛,他來不及説再見,留給了大家萬分悲痛和無比的懷念。

  在李湧生前工作過的辦公桌上,放着他執勤回來要吃的兩個雞蛋。一個容量巨大的水杯,一個陪伴多年的交通指揮哨,一副泛黃的針織手套,一本本讀書筆記……見證了這位老交警的堅守和榮光。

李湧執勤時用的交通指揮哨

10月1日:

“我為祖國站崗!”

  “我為祖國站崗。祝:國強民富!祖國萬歲!”10月1日上午10時01分,李湧在微博上發佈動態,配圖是他在王台收費站前標準的敬禮照片。在李湧警官拍攝的另一張照片中,瀋海高速上的車輛已經排起了長龍。原來,每到國慶節等出行高峯期,作為貫通南北的國家重要戰略通道,瀋海高速都會出現一定的交通擁堵現象,這也給高速交警的工作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李隊其實本應該在家休息,他已經連續值了48個小時的班。”10月5日,同三高速交警大隊二中隊指導員趙永傑介紹。在大隊的統一調度和安排下,李湧考慮到10月1日車流量比較大,主動放棄了在家休息的機會,早上8點就和戰友一起奮戰在執勤一線。

李湧執勤時的手套

  李湧經常在微博上發佈交通路況信息和交通安全知識,因為服務及時又貼心,所以有2.5萬粉絲。他和戰友的無私奉獻精神,不少網友看在眼裏,在李湧微博的評論區中,有熱心網友留言:“李隊辛苦了!”“節日快樂!湧哥。”李湧回覆,“多謝多謝!”“節日快樂!”

  10月4日,不少網友得知了李湧不幸犧牲的消息,紛紛給李湧留言,希望李湧警官能再一次親切地與網友互動。“説了節日快樂,能不能回回我們?”“心裏太難受了”“湧哥,他們肯定是在惡作劇,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李湧收到的錦旗

10月2日:

“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

  10月2日上午,李湧與戰友仍然奮戰在一線,在當天上午發送的微博動態中,根據地圖定位顯示,李湧在瀋海高速和青蘭高速交界處路段執勤,由於車流量較大,李湧在道路一側放上了錐形帽,疏導車輛有序通過。

  李湧還在微博中提醒駕駛人:提前規劃出行路線,預知沿途路況,在各條高速交匯處,注意導航語音提示,提前選擇變換車道,以免錯過出口,影響出行安全。另外,提醒駕駛人集中精力駕駛車輛,延長並保持安全距離。

  雖然執勤比較辛苦,但李湧苦中作樂,他熱愛工作的同時更熱愛生活。在10月2日的微博配圖中,他還在工作之餘拍下了黃色和白色的靚麗小花,秋日的平靜湖面上,一隻野鴨在自由潛行,泛起了片片漣漪。

李湧的警服

  “中午12點,李湧和我完成了交接班。”趙永傑回憶,自己已經連續執勤48小時,看到他比較疲憊,李湧隊長在交接時特意對他説,“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令趙永傑沒有想到的是,這竟然是李湧隊長留給他的最後一句話。

10月3日:

犧牲前夜還修改地圖

  李湧自從2017年調入同三高速交警大隊,一直兢兢業業,一心撲在工作上,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二中隊負責瀋海高速從617Km+500m到645Km+500m的28公里的區域,並且跟青蘭高速交叉,管轄區域車流量大,交通情況複雜,氣象多變,中隊承擔着比較繁重的執勤任務。

李湧生前自制並標註的地圖

  喜歡研究學習的李湧一到新崗位,就用3個月時間,繪製了一張特別的地圖。地圖上,哪個路段事故多發,哪個位置容易出現團霧,哪裏冬天易結冰,都有清晰的標註。“地圖上還有等高線,能夠清晰的看到哪裏有長下坡、哪裏坡度較陡,每到惡劣天氣來臨的時候李湧都會第一時間到這些隱患路段去查看,去處置各類突發狀況。”同三高速交警大隊教導員肖剛介紹,“在瀋海高速與青蘭高速交匯的匝道處,李湧設置了一處全天執勤崗,無論深海高速上行還是下行發生交通事故,中隊民警可以第一時間趕到,同時還能根據路口控制青蘭高速來車流量。”

李湧工作的辦公桌

  “10月2日晚上8點,李湧再次找到我,介紹他精心繪製的這個地圖,時間很快到了晚上10點30分,我催促李湧早點休息,李湧説0點就要上崗巡邏了,沒想到,這竟是我們最後一段對話。”肖剛回憶起2日晚的那場對話,始終不敢相信在幾小時後李湧竟真的離開。

  “我是3號凌晨兩點半得到的消息,聽説‘李湧走了’,我當時腦子中一片空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趙永傑哽咽地説道,當天凌晨,他立即趕回隊裏,當看到空空蕩蕩的辦公室裏,已經沒有了李湧隊長爽朗的聲音,他意識到李湧隊長已經不幸犧牲了。

李湧生前照片

感動:

一個哨子兩個雞蛋

“湧哥”永遠離開了

  在李湧一塵不染的辦公桌上,放着他辦公用的筆記本電腦,一旁是標誌性的大水杯和一本本讀書筆記。李湧貼身攜帶的揹包中,放着一副泛黃的手套,他就是戴着這副手套指揮交通。拉開揹包外側的拉鍊,裏面放着一個略顯陳舊的哨子。

  原來,這個哨子不僅是陪伴李湧多年的“好友”,也是島城不少駕駛員最初認識李湧的一個“媒介”。李湧執勤很有自己的特色,除了自創的指揮手勢能讓駕駛員一眼看懂,在執勤時,這把哨子一直被掛在他的脖子上,除了用哨音提醒司機注意,李湧還愛管“閒事”,提醒駕駛員繫好安全帶、不要開車打手機、不要開車抽煙。

  在李湧生前工作過的辦公桌上,電腦旁邊放着兩個雞蛋。據李湧的戰友介紹,這是李湧從食堂打回來的雞蛋。按照往常的規律,李湧在結束凌晨兩個半小時的執勤後,他將會回到中隊,吃點雞蛋來恢復體力。然而,戰友們卻沒有等到隊長回來的消息。

李湧辦公桌上放着還沒來得及吃的兩個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