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建中新建設一工地薪資起糾紛,勞動監察部門介入調查

2021-08-27 16:13 大眾報業·齊魯壹點閲讀 (461762) 掃描到手機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活幹完了,錢沒拿到,日前,有讀者向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反映,從去年12月份開始,他帶領一個鋼筋班組在位於青島西海岸中建中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個工地幹活,總共幹了198多萬元的工程量,但是對方只付給他了110餘萬元,剩餘的86萬元工人工資拖欠了兩個多月不付。據瞭解,當地勞動監察部門已介入調查。

反映:農民工工資拖兩個多月不結

“我有20來個工人常駐工地,最多帶着100多人的突擊班組在工地上幹活,總共幹了 198萬多的工程,活早就幹完了,工人工資卻只付了110多萬,剩下的錢總包開始跟我耍無 賴了,為此我反映了兩個多月也沒解決。”李先生説,這處工地位於青西新區,名為中昌數創智慧谷項目,是由中建中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總承包,分包勞務是青島澤鴻建築勞務有限公司。現在他再去討要這些工錢,總承包中建中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項目經理卻只 同意再支付給他40萬元,並且讓他出具一個“結清證明。”

“他們這就是耍無賴了,我只要寫了結清證明,那麼就意味着我們兩清了,那剩下的40 多萬就肯定要不回來了。”李先生説,只有很少一部分常住工人簽訂了合同,突擊班組的零工都沒有合同,現在對方只認常住工人的工資,他墊付的錢都有銀行流水,對方也不認,他現在光欠工人工資就70多萬元,如果只給40萬元,工人工資都不夠。

沒簽合同,工頭和勞務各執一詞

“我是從去年12月份進場,當時我們的約定價格是地下施工論噸計算,人防工程1250 元每噸,非人防工程1200元一噸。地上部分是70元每平方米。年前幹完一部分後我一算賬,賠了近4萬塊錢,我就找到他那個現場經理告訴他要從上到下按噸位結算。後來他那個經 理找到我,説從上到下1250一噸。論噸結算,他也同意了。他當時告訴我是幹到六層節點付款,籤合同,然後幹到今年6月份也沒付款,也沒簽合同,現在澤鴻勞務一位姓薛的經理告訴我,工程量不能論噸,結算只能按平方。”李先生説,前面現場經理説的突然不認了,他吃虧就吃在工程的報價沒有籤合同,當時他一直催着籤,但是澤鴻勞務一直今天拖明天,明天再拖後天,一直到工程幹完也沒簽成,幸虧他都有價格的微信聊天記錄和通話錄音為證。

對此,澤鴻勞務的負責人薛先生則表示,當時進場時已經談好了價格,結算就是按談 的價格來的,現在他們隨時可以結清李先生的工資。“只要他提供工人工資的結清證明, 我們就立刻將剩下的40萬付給他。”薛經理表示,工人工資都是由總承包中建中新建設工 程有限公司直接支付,他不提供結清證明,他們也沒法支付工資。

工資存爭議,勞動監察介入

25日下午,中建中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中昌數創智慧谷項目項目負責人楊先生同樣表 示,李先生沒有跟勞務達成書面的合同,只有微信聊天記錄,中建中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跟澤鴻勞務有書面的合同約定工程量計算方式,現在都已經確定完了,因此出現了幾十萬 元的差價,現在雙方在扯皮。“勞務沒有跟施工班組簽訂正式的合同,我們確實存在監管不到位的情況。”楊先生明確表示,他也在積極協調處理此事,初步想法是讓李先生先提供工人的工資表,然後將這筆錢分有爭議和沒爭議的兩部分來處理,先將沒爭議的付給他 ,先把工人工資結清。隨後楊先生還提供了一份蓋有公章的情況説明,説明表示該鋼筋班組進場時,青島澤鴻勞務已與班組工人簽訂勞動合同,但未與該班組長個人簽訂勞動協議,該問題屬於青島澤鴻勞務公司工作疏忽導致。

“不止我們班組,現在很多班組都在工地上討薪。”李先生説,這個工地拖欠了很多農 民工工資劉,像瓦工班組,甚至連保安的工資都沒發。記者瞭解到,目前青島西海岸新區黃島區勞動監察大隊六中隊目前已經接到李先生的反映,並表示確實也接到了該工地其他農民工欠薪的投訴,“我們目前已經介入了調查,並且給工地下了文書,對項目所有的農名工管理進行自查,沒有考勤的、沒有籤合同的,查一下有沒有,特別是像李先生這樣的情況的,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全部摸底查清楚。”六中隊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一旦發現必將按規定嚴查,該整改整改,該處理處理。